當前位置:
嘉德通訊126期· 封面故事 俗中尚雅,超然物外——齊白石《紅梅圖》
2019-06-13

  撰文|劉洪乾

 

嘉德通訊126期· 封面故事 俗中尚雅,超然物外——齊白石《紅梅圖》

齊白石(1864-1957)

紅梅圖

紙本 立軸

168×42 cm

 

  梅為“四君子”之一,又與松、竹并稱“歲寒三友”,它在隆冬時節眾芳搖落之時凌寒綻放,不畏嚴寒的特征象征著不屈不撓的精神;它傲然孤獨,不與世紛爭,不與百花爭春,又常喻人孤傲高潔之美和謙虛氣質。這種在逆境中不屈不撓,自強不息,在順境中不媚于俗,超然物外的崇高品格和高貴氣節,正是知識分子所崇拜的“君子”人格的寫照。正因如此,梅花受到歷代文人墨客的追捧和敬仰,以梅入詩入畫,愛梅詠梅者不勝枚舉,最著當屬宋代詩人林和靖愛梅如癡,植梅養鶴,一生未娶,不逐時流,自謂“以梅為妻,以鶴為子”,人稱“梅妻鶴子”。

  齊白石同樣很喜歡梅花,一生創作了大量梅花題材的作品,而他的詠梅作品卻與歷代文人畫家有所不同,更為親近生活,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其畫梅詩曰:“齒搖不識孤山月,每對梅花汗滿顏?!庇鐘小短饣貳罰骸笆櫨盎蘋柙律?,老來清福羨林逋,此時正是梅開際,老屋檐前花有無?!?意即他到老也和隱居孤山“梅妻鶴子”的林和靖不同,他的梅花作品更多的是對家鄉故土的眷眷懷念之情?!逗烀吠肌誹飪睿骸靶劣锨鋨嗽?,家山經兵燹十余回矣,未知借山館后之梅樹俱焚否?慨然畫此?!奔唇櫨矯煩┗匙約憾約疑降牡S嗆退寄鈧?。這與畫家早年的經歷密切相關,題款中的“借山館”是齊白石特別喜歡的一處舊居,在此居住的時間是形成齊白石藝術成就的重要階段 。

  1900年,已經育有兩兒兩女的齊白石日漸感覺自己居住的星斗塘老屋過于狹窄,想著能換個新居。恰巧此時齊白石經朋友介紹為湘潭縣城內一江西鹽商畫南岳全圖,作為鹽商游衡山七十二峰的紀念。為了迎合鹽商的要求,齊白石刻意著色特別濃重,十二幅中堂光石綠一色就用了足足二斤,畫家曾自嘲是一個笑柄。然而鹽商本人卻十分滿意,付給齊白石三百二十兩銀子,在當時可謂是一個了不起的數目。也正是這次高價畫資,讓齊白石作畫的聲名更大了起來。用這筆畫款,齊白石典租了位于獅子口蓮花砦下的梅公祠。梅公祠周圍景色優美,不出祠堂就能看到余霞嶺上一望無際的梅花,齊白石為其改名梅花書屋,并在祠堂內精心挑選位置添建了一間書房,在其中讀書作畫,取名借山吟館。曾有友人問齊白石借山之意,畫家答曰:“山不是我所有,我不過借來娛目而已!”

  1904年,王闿運召集木匠出身的齊白石、鐵匠出身的張仲颺和銅匠出身的曾招吉三位弟子登高小飲,席間王闿運首唱上聯令弟子聯句,三人皆語塞無以應對。此事令齊白石大感慚愧,也認識到自己吟詩上的不足,不能枉稱為詩人,故把借山吟館的“吟”字去掉,改名為借山館,從此更加發奮讀書,文學素養大幅提高,甚者在晚年總述自己成就的時候都首推自己以“詩第一”。

 

嘉德通訊126期· 封面故事 俗中尚雅,超然物外——齊白石《紅梅圖》

《紅梅圖》局部

 

  在借山館這段時間里,齊白石五出五歸,用八年的時間走遍了大半個中國,看到了很多前輩畫家的真跡,結交了很多高檔次的朋友,增長了見識,開闊了視野,畫藝和潤格也不斷提高,獲得了可觀的潤金收入,拮據的生活得到改善,是藝術和生活上最為愜意的時期。這位優雅自得的鄉間文人畫家,在這段時間里心情大好,光詩就作了幾百首之多,繪制了《借山館畫冊》52幅、石門二十四景圖等。在他日后的詩畫作品中亦曾多次提到借山館,作品常署“借山翁”、“借山門客”、“借山老叟”、“借山吟館主人”等都和這一段美好的生活經歷有關,足見他對這段生活的看重。

  此《紅梅圖》創作于1921年,時齊白石已定居京華,時局的動蕩讓他更加懷念借山館那段安逸的生活,歷經兵燹,不知借山館后梅樹是否安在,遂作記憶中的梅花以暢舒自己的思鄉之情?;忻坊ㄊ鞲剎岳先縑?,用筆古拙,以側鋒寫成,用墨濃淡相映,筆墨控制和飛白的運用恰到好處,極具書寫性,自下而上的構圖更顯其雄渾茁壯。梅花用純凈的西洋紅點染,純而又純,紅艷至極,以重墨點花蕊,使紅艷的梅花在墨色的映襯下更顯清新明亮。枝條又用重墨,以金石筆法疾筆而成,高度簡練,毫無累筆贅墨,雖寥寥數筆卻栩栩如生。轉而再細品題款,一片鄉思躍之情然紙上。

  齊白石用自己獨特的藝術語言讓筆下的梅花即清冷高逸,不與時弊合污,又極具戰亂中重生的頑強倔強之美。以畫傳意,既是詠梅,更是借梅花來表達心中對家鄉的殷切思念和對安逸生活的向往,希望經歷兵燹的家鄉能像筆下的梅花一樣堅強,親人能免受戰亂之苦,過著恬淡的生活。在此梅花成為畫家寄托情感的載體和對生命的感懷,俗中尚雅,超然物外。